<noframes id="9lz1h">
    <pre id="9lz1h"><sub id="9lz1h"><form id="9lz1h"></form></sub></pre>

    <address id="9lz1h"><dl id="9lz1h"></dl></address>

    <dfn id="9lz1h"><rp id="9lz1h"><ins id="9lz1h"></ins></rp></dfn>

    <listing id="9lz1h"><video id="9lz1h"><th id="9lz1h"></th></video></listing>

    <pre id="9lz1h"></pre>

    <span id="9lz1h"><meter id="9lz1h"><rp id="9lz1h"></rp></meter></span>
    <big id="9lz1h"><th id="9lz1h"><progress id="9lz1h"></progress></th></big>

    <output id="9lz1h"></output> <pre id="9lz1h"></pre>

      <track id="9lz1h"></track>

        <dfn id="9lz1h"><progress id="9lz1h"><ol id="9lz1h"></ol></progress></dfn>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網站試運行

        衡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頁 > 雁鳴故里 >

        【雁鳴故里】于建嶸專輯
        發布日期:2019-11-25 17:39 ? ? ? 瀏覽次數:? ? ? 來源:未知
              于建嶸,1962年9月1日出生于湖南衡陽,本科和研究生畢業于湖南師范大學,在湖南師范大學任教至2003年底;2001年7月畢業于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農村問題研究中心,獲法學博士學位?,F任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嶸是個敢說之人,出身于底層,行走于底層,敢對著臺下高官“口無遮攔”,但說出來的都是殘酷事實,都是社會之痛。2010年10月,于建嶸與戴旭、郎咸平、郭一平、時寒冰、易憲容、張宏良、曹建海、孫錫良被30萬網民自發推舉、票選為“2010中國互聯網九大風云人物”。主要著作有:《民主制度與中國鄉土社會》、《失范的契約:形式民主下的枷鎖》等數十部。

        湘江,我的故鄉
        于建嶸

         
              1962年,我出生在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一個叫白地市的地方,但這不是我祖籍所在地。父親應出生在永州市零陵縣黃沙塘于家,爺爺奶奶的墳墓也在那里。
               當年,我父親因參加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從永州到了衡陽,成為了一位“國家干部”,也正是由于這一段“光榮歷史”,讓他之后深受磨難。在我出生時,父親被發配到白地市這個小鎮,母親也隨之到了這個地方。據母親講,我出生的那天上午,她還在工廠拖著板車,傍晚時我就來到了這個世界,但日子沒過多久,我們離開了白地市,到了祁東縣城,從此再也沒有回到那里生活??梢哉f,我對出生地沒有任何記憶,或者說,這些記憶都是我從母親的講述中找到的。
         
              1967年文革時,隨著父親“問題”的升級,我們成為了沒有戶口的“黑人”,沒了戶口也就失去了在城里生活的資格,因此母親不得不帶我回到了永州避難??墒?,即使回到這個有祖墳的地方,也是處處遭人白眼,冬季里使用的棉被也讓人偷走了,在永州鄉下我們實在呆不下去,母親又帶著我重新回到了城里,準確說,是離開被欺凌的地方去城里流浪。
         
              隨后的8年,我們就在祁東、祁陽、永州、衡南一帶四處流浪。在此期間,最讓我記憶深刻的是八歲的那年,父親的朋友幫忙將我安排到祁東一所小學旁聽,我穿上最好的衣服——一件用染黑的麻布包改成的衣服,高高興興地去上學,豈料,上學第一天就被女班長發現我是“黑人”的身份。她站在課桌上高喊:“他是黑人,怎么可以來我們班上課?”。女班長下令同學將我拖出去,我死死地抱著桌子,拉扯中身上的黑麻布衣被撕爛,我與被撕爛的黑麻布衣一同給拖到了學校后面,卻讓佯裝經過的父親看見了,那一次,是我生平唯一一次看到父親的眼淚。這也是我對祁東最深刻的記憶。
         
              我第一次到衡陽市,是由于父親在衡陽的醫院病逝。這讓我對這座陌生的城市感到恐懼,甚至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仇恨。隨后我考上大學,到了省城長沙,直到大學畢業,我到了衡陽市工作,才真正試圖去了解這個文化古城。我在這里工作了8年,期間,做過大學教師、黨報編輯、政府機關秘書,最后,我以律師的身份離開了衡陽,到了深圳和海南。幾年后,又到了武漢,直到博士畢業來到了北京,而今定居在京郊一個叫宋莊的村莊。
         
              自從我大學畢業后,母親就一直跟著我四處漂泊,我總說“母親在哪里,家就在哪里”,但我很少說故鄉在哪里,因為我不知道如何認定自己的故鄉。我不能說是自己是白地市人,因為白地市我不認識任何一個人;祁東縣城是將我變成“黑人”的地方,那里有許多痛苦的記憶,淡忘它,成為了我的潛意識;我也不能說自己是永州人,祖墳雖然在那里,可我既沒在那里呆過多少日子,在那也無田無地,無處落腳。如果從生活時間來看,最長的是北京,其次是衡陽,再次是祁東、長沙、??诤臀錆h,所以,這些年來,在祁東,人家說我是永州人,在衡陽,我自稱是祁東人,在長沙,別人說我是衡陽人,在北京,我自稱是湖南人。
         
             許多年來,我總認為自己是一個沒有故鄉的人,長期的漂泊,使我對于任何地方都沒有了真正的歸屬感。我感到自己就像是一只脫線的風箏,飄到那里,家就在那里。故鄉,對于我這樣的人來說,很遙遠,遙遠得象一個夢,一個似醒似睡的夢。我常為此感到難過,就像聽到夢碎的聲音。
         
              隨著年歲的流失,許多曾經忘記的事情反而清晰起來,許多原來認為很大的事情變得如此微不足道,許多當時難以承受的苦難也變得不那么難受,許多當年欺負過我的仇人也有些許可愛了。我突然發現,我前半生一直與一條江聯系在一起,這就是湘江。無論是衡陽,還是永州,還是長沙,都依賴于那奔騰遠行的湘江。這也許是我生命的根。不是也許,正是,她一定就是。無論我自己漂泊在什么地方,湘江永遠是我不能忘記的故鄉。

        訪談錄:社會“變狠”是今天嚴峻的問題 

        趙義 于建嶸
         
              這些年來,諸如“社會潰敗”、“階層固化”、“道德淪喪”、“貧富懸殊”、“相互投毒”等警示性十足的詞語,一直被用來描述中國的社會問題。直到今天,它們遠遠沒有得到解決。
              社會從來都不會停留在它曾經呆過的地方。沒有解決的問題,在仍然是一個問題時,也會變異、“生產”出可能更可怕的新問題。
        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都已感覺到了今天中國社會的這一變化:社會在“變狠”。我們需要做的是,把它說清楚,捕捉它的發生邏輯,警示它能帶來什么。
              《南風窗》采訪了中國社科院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嶸教授,對今天中國社會的“狠化”狀態作出了分析。
              狀態:貧富懸殊、階層固化、道德淪喪等警示性詞語所描述的現象,在復雜的社會機制中導致社會“狠化”
              記者:一談中國的社會問題,我們難免就會說到一些司空見慣的現象,比如貧富的懸殊,二代的世襲??墒莾H僅是用這些現象來概括中國社會的問題,還是難以全面、具體地把握社會在今天的特征。畢竟,貧富懸殊已經有很多年了,但整個社會狀況前兩年和過去,今年和前兩年并不一樣,有最新的變化。您覺得社會最新的變化是什么?
              于建嶸:我們應對最新的、值得注意的社會變化保持敏感,不能再僅僅用“階層固化”、“貧富懸殊”等詞語來說現在中國社會的問題。
              今天中國社會最新的變化,就是社會結構的失衡、人們心理的失衡進一步加深,社會進一步潰敗,有越來越多的事件來刺激人們,比如貧富懸殊、“官二代”世襲,比如城管打人、強拆,等等。加深、刺激到什么地步?到人們在行為上、心態上都產生嚴重的問題了,做事越來越不計后果,心比較狠,大家都變得對別人有威脅。
              記者:就是說,社會在“變狠”。具體地說,當權力、資本,以及其他利益集團比較狠的時候,老百姓也“變狠”。兩者在行為、心態上趨同。貧富懸殊、階層固化、道德淪喪等警示性詞語所描述的現象,終于在復雜的社會機制中,導致社會的“狠化”。
              于建嶸:對!早些年,我曾提出過“泄憤”的概念,就是在人們心中有一些憤怒。這些年,有些不太一樣了。最明顯的變化是,社會各個階層都普遍出現了這種狀態,社會“變狠”,不局限于哪個階層。得不到利益,或者利益受到侵害的不高興,這很容易理解?,F在即使是得到利益比較多的人,也變得憤怒。在微博上,大房地產商罵娘的也很多,給人的面目也是“變狠的角色”。
              記者:社會“變狠”處于什么階段或狀態?
              于建嶸:現在很難給出一個細致的量化的指標。但我們可以從一些大的角度看一看,比如從社會行為上說,就是底線不斷被突破,這個底線,包括了心理的底線,人性的底線,社會懲罰的底線,人們干一些事,沒有心理障礙和任何懲罰的禁忌了。比如,有的有錢有勢者,開車都敢軋人,并且口出狂言,放在以前,有幾個敢這樣干?再比如拆遷中,有的動用黑社會力量上陣,制造暴力拆遷,根本就什么都不怕。
              原因:社會利益失衡和規則失效,導致人們的社會行為發生變異,出現了“狠化”的趨勢
              記者:您認為社會“變狠”的原因是什么?
              于建嶸:我的觀點是,主要還是利益失衡和規則失效。利益失衡,這個好理解,還能有一些補償機制,包括心理層面也有。規則失效的話,事情就很難辦了。規則失效的話,我們會退到什么地方去?那就和叢林狀態差不多,誰拳頭硬,誰說了算,暴力法則就應運而生。暴力是人類和人類社會的一個基因,只不過依賴規則的進化,暴力“潛伏”了下來。一旦規則失效,它就會開始復活。
              簡而言之,社會“變狠”,我的理解就是社會利益失衡和規則失效,導致了人們的社會行為發生變異,出現了“狠化”的趨勢。“變狠”,是社會規則失效最直觀的表現。
              記者:按照一般的理解,強勢力量壟斷了規則的制定,處于最為有利地位,可這部分人卻仍會感到不高興,具體原因何在?
              于建嶸:比如大房地產商,看起來似乎風光,其實也面臨規則失效的問題,他生存的規則,很多情況下,他心里也是沒底的。所以,縱是貌似強勢的力量,也失去了預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另外,食品安全、子女教育等問題,他們一樣有不安全感。所以,移民現象很普遍。
              因此,各個階層的“變狠”,背后就是各個階層普遍對于未來失去了預期。這個是社會心理層面值得注意的變化。
              記者:“變狠”是“全民”的,而底層的“變狠”更具有沖擊力。從幾年前的福建南平鄭民生屠童案,到今年的陳水總案,都是如此。然而,底層的攻擊性顯然不僅僅針對更有權有勢者,似乎更主要就是針對底層的。其原因是什么?
              于建嶸:如前所說,社會“變狠”,在各個方面都體現出來。即使是底層的暴力行為,也不僅僅是針對具體人和具體事的,相互之間也在破壞社會存在的規則。你剛才所說的鄭民生屠童案和陳水總縱火案都是放大性攻擊,其攻擊目標有爆炸性。他們對社會不滿,“我過不好,大家也不要過好”。放大性攻擊受害最多的其實是窮人,他們作為個體也沒有多大力量攻擊有錢有勢的人。
              因此,規則的失效,不僅僅是約束上層的規則的失效,是整個社會行為的失范。規則失效下,受害的底層的人對改變同樣也沒有預期,甚至是更沒有預期,他們崇尚暴力有自己的道理。規則失效,最后到老百姓那里一定會發展到這樣,受害的底層也會是越來越不怕,大家最終都是同一套行為邏輯。
              對策:政府一定要給社會希望,有了希望,人們的預期就會慢慢穩定下來
              記者:放大性攻擊,如果再往前惡性發展,會是什么樣的前景?這種前景,爆發的可能性有多大?哪些環節,對于其是關鍵性因素?
              于建嶸:從邏輯和歷史經驗看,個體的放大性攻擊,如果解決不了病根,下一步再發展就是社會的騷亂性事件。出現騷亂性事件的話,那么攻擊就沒有具體目標了,不是針對具體人和事,而是對整個社會的破壞。目前,這個趨勢還不明顯,但是個隱患,值得警醒。
              記者:如果仔細辨析社會“變狠”的傳導機制,看起來首先是強勢力量在很多時候起到了“壞榜樣”的作用。聯系到當下,強勢力量的暴力化傾向在公共空間的呈現看起來是呈加劇趨勢的。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使得這個趨勢惡化了下去?
             于建嶸:這與維穩密切相關。維穩最大的問題在哪里?就是把一些法律問題政治化處理,直接導致這些年法治的弱化。人治替代法治,法治就被暴力所替代,這對整個社會秩序都是一種破壞。
              記者:那么,我們如何應對一個變狠的社會?
              于建嶸:沒有希望,什么都談不上。都沒預期,沒希望,沒規則了,人們又如何不“變狠”呢?所以,政府一定要給社會希望,有了希望,人們的預期就會慢慢穩定下來。希望有很多,公平正義的希望,用法治的規則來解決問題的希望,等等。比如湖南上訪媽媽,本來就是法律問題,政治化后成了影響當地黨和政府的問題。政治化傾向具有爭議性和意志性,比的就是誰的意志最大,誰能擺平或者控制、掩蓋爭議,這就沒有了規則,突破底線的事情就出來了。
           
               權利問題的政治化,也帶來了管控體系的困境。在很多典型的權利侵害問題上,中央權威體現得不夠,打了折扣。因為,中央權威就是要保證規則的統一和有效實施。這是樹立中央權威的根本之道。把權利和權力分離,把法律問題與政治分離,也是在樹立中央權威。


        地址:湖南省衡陽市雁峰區湘江南路47號 電話:0734-3127198
        版權所有:衡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湘ICP備10027606號-1 技術支持:衡陽聯信網絡

        欧美性猛交XXXX免费看| 小SAO货水好多真紧H无码视频| 久久AV无码AV喷吹AV高潮| 久久久久亚洲AV成人片| 精品国产AV无码久久久| 爱爱小说| 吃奶呻吟打开双腿做受视频| 99久久人妻无码精品系列| 翁公吮她的花蒂和奶水| 久久99国产精品久久99果冻传媒| 国产乱人伦偷精品视频免下载| 亚洲午夜无码久久久久| 无码AV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桃花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