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9lz1h">
    <pre id="9lz1h"><sub id="9lz1h"><form id="9lz1h"></form></sub></pre>

    <address id="9lz1h"><dl id="9lz1h"></dl></address>

    <dfn id="9lz1h"><rp id="9lz1h"><ins id="9lz1h"></ins></rp></dfn>

    <listing id="9lz1h"><video id="9lz1h"><th id="9lz1h"></th></video></listing>

    <pre id="9lz1h"></pre>

    <span id="9lz1h"><meter id="9lz1h"><rp id="9lz1h"></rp></meter></span>
    <big id="9lz1h"><th id="9lz1h"><progress id="9lz1h"></progress></th></big>

    <output id="9lz1h"></output> <pre id="9lz1h"></pre>

      <track id="9lz1h"></track>

        <dfn id="9lz1h"><progress id="9lz1h"><ol id="9lz1h"></ol></progress></dfn>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網站試運行

        衡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頁 > 雁鳴故里 >

        【雁鳴故里】歐建平專輯
        發布日期:2019-11-26 09:12 ? ? ? 瀏覽次數:? ? ? 來源:未知
                歐建平,1956年5月24日出生湖南省衡陽市,中國藝術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員、外研室主任、碩士博士生導師,文化部優秀專家。1982年華中師范大學畢業獲文學學士,并考入中國藝術研究院,師從吳曉邦先生及舞研所諸位專家;1985年畢業獲舞蹈碩士,入舞研所主攻外國舞蹈;1998年獲文化部授予的“優秀專家”稱號;2002年受聘為首都師范大學“特聘教授”,長年在北京舞蹈學院、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中國人民解放軍藝術學院等專業院校的系統教學。屢獲海外獎金,四次赴美深造,數十次赴歐亞澳及港澳臺講學,任國際賽事評委、會議同傳、主編、顧問、秘書長。出版專著、譯著28種36冊,代表作《東方美學》、《印度美學理論》、《舞蹈美學》、《舞蹈美學鑒賞》、《舞蹈概論》、《現代舞的理論與實踐》、《西方舞蹈文化史》、《世界藝術史?舞蹈卷》,其中6部在臺灣再版?,F為中國舞協、歐美同學會會員,中國譯協、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大百科二版外國舞蹈分支主編,美國《舞蹈雜志》等國際權威刊物舞評家。
        我的故鄉與父母
        歐建平
         
              人生在世,一定會走過許多地方,見過許多人,經歷過許多事,但永遠記著的是故鄉,永遠愛著的是父母,永遠要做的是“滴水之恩定當涌泉相報”……
              我的故鄉是衡陽,不僅籍貫是它,而且出生地也是它;更有,半個世紀以來,我一直為此感到由衷的驕傲,盡管5歲那年,我就隨父母搬到了武漢,在那里從小學讀到大學,其間因為“樣板戲”的熱潮愛上了舞蹈,并且一發而不可收。1982年,我幸運地考研進了北京,在文化部屬下的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部,隨中國舞蹈泰斗吳曉邦先生和舞蹈研究所的諸位專家們攻讀國內的首批舞蹈研究生,三年畢業時留在了舞研所這個全國舞蹈研究的最高平臺,先后在舞蹈理論研究室和外國舞蹈研究室從事舞蹈評論、翻譯、研究和教學,游學歐、美、亞、澳四大洲二十多個國家和港、澳、臺地區,激情與日俱增地學舞、觀舞、說舞、寫舞,每年在海內外觀舞百余場,求知欲與傳播欲超強地讀書、譯書、寫書、教書,業績包括用中英文在海內外各大報刊雜志、論文集、工具書上發表評論、論文、譯文、詞條千余篇/條,出版專著、譯著28種36冊,兩類成果累計七百余萬字;在各地廣播電臺、電視臺筆譯、即傳、同傳、撰寫、主持、主講舞蹈節目百余集,為大中華地區的專業舞蹈院團、協會、普羅大眾的機關、學校、公司、企業作舞蹈創作與鑒賞的講座三百余場,為國外重量級舞團的中國巡演做藝術顧問百余次;職稱從助理研究員到副研究員,1996年經舞研所、藝研院逐級申報,文化部批準,破格晉升為研究員;職務從外研室主任,到舞研所的副所長、所長;兼職包括北京舞蹈學院、北京師范大學、上海戲劇學院、上海同濟大學、南昌大學、華中師范大學的客座教授和兼職教授;榮譽包括1990年到2000年,代表全國文藝評論界,當選的兩屆全國青聯委員;1994年至今的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中國翻譯協會專家理事、歐美同學會會員,以及1998年獲得文化部頒發的“優秀專家”稱號,2009年獲得中國舞蹈家協會頒發的“突出貢獻舞蹈家”稱號……不過,這一切對我來說,都只是些在填表時才想起來的數字和虛名;我最大的幸運應該是從事舞蹈研究三十二年來,每天都能以澎湃的激情與平和的心態,有效工作十六小時以上,甚至無暇憂郁或生病。但如果一定要我總結是如何做出這些事情的,那我就立馬會想到,這一切都與我出生在人杰地靈的衡陽有關,這一切都與我父母一輩子任勞任怨并有所成就有關了……

        我的父親母親

         
              我的父親歐蔚伯,1922年出生于衡陽一個富裕之家,因而有機會接受了最好的教育。從他的照片中,我看到了有一張蓋著“湖南省立第二中學”的紫色印章,這應該是他中學畢業證上的照片。從他的筆記本中,我得知他1946年畢業于長沙的湖南大學機電系,同時考入漢口鐵路分局,并在此做了一輩子的電力工程師。從他的大量手稿中,我得知,他讀書時,一直對英語情有獨鐘,因而藏書中有許多英文的專業書籍,并且根據花體英文的結構,創造出獨樹一幟的硬筆書體;從他保存的結婚證上,我得知,他是1953年5月27日在衡陽市第二區人民政府民政廳,與我母親梁家治辦理的結婚證;從《武漢市第二屆勞動模范代表大會紀念冊》上,我得知,他是在同年的10月26日,當選的武漢市級的勞動模范,而在這部紀念冊的第142頁上,則這樣記錄了他的事跡:“歐蔚伯,鐵路分局機務科電力股副股長。提出縮編組織機構、減少定員十五人和將武昌的路燈泡改小等三項合理化建議,每年可節約國家財富五千四百二十三萬元。”
         
              這筆錢即使在今天,也不是個小數,而在1950年代初,新中國剛剛建立,百廢待興的時刻,父親每年為國家節約的這筆錢,可以用來做多少事情??!
         
              我的母親梁家治,1930年出生于山東掖縣,幼年便隨父母闖關東,隨后一路南下,直到生活比較富足的衡陽才停住了腳步。母親生性內秀,并且聰慧過人,最讓我驚訝的是,她從小學到高中,十二年中,只讀了六年半,其間曾因交不起學費三次休學,不得不在家自學,而一旦家人攢夠了學費,她總能順利地通過考試,回到原來的班級讀書,并且成績照樣名列前茅,尤其她那筆漂亮的鋼筆字,總是博得老師們的稱贊。不過,當時的家境貧寒,她從來沒有向我們晚輩提起來過,只是文革期間,她有一次給我用縫紉機翻改舊衣服時曾對我說,她讀中學時,只有一件士林藍的大褂,每天晚上洗了,第二天早上接著穿,而這些區區小事不但沒有影響她的讀書勁頭,反而使她更加珍惜課堂上的分分秒秒。正因為如此,她曾因“一口標準的普通話、一手漂亮的黑板字和肚子里的300篇文章”這三條達標,先后在1950年代的衡陽和1960年代的武漢,接連加過兩級工資!
         
              讓我百感交集的是,在她退休之后,我曾問她,我是在衡陽的哪家醫院出生的?她居然記不清了,甚至連早上,還是晚上生的我,也記不清了!后來,還是外婆告訴我,她早在20歲時,就已是衡陽市內赫赫有名的教學骨干了,因此,她從原來在郊區的黃茶嶺小學調到了作為衡陽市重點的“一完小”,并且經常要上公開課,而且總是好評如潮。此外,在周末,她還經常要去黃茶嶺的農村,給農民們上掃盲課,并且總是深夜獨自步行幾十里回來,第二天則給一完小繼續上課。一句話,無論是眾望所歸,還是她自覺自愿,都使她把全部的身心都撲在教學上了!也正因為如此,她很少關注過我們兄弟三人的學習情況,只是文革期間,她挨批斗了,學生也罷課了,她才有時間,帶著我們兄弟仨,坐在家中客廳里的八仙桌旁,安安靜靜地練習書法。

        我的童年記憶

         
              正因為如此,我的童年記憶基本上與母親無關——我和哥哥維平(小名叫大平),都是外婆一手帶大的;我對童年時代在衡陽生活的憶,都是以外婆為中心的!朦朧中,我還記得,在衡陽市一完小的大草坪上,外婆總是會在周末的清晨,坐在一個小凳子上,給全家人洗衣服,我和哥哥則在她身邊玩肥皂泡、在操場上跑;有時,我會摔倒,哥哥則總會把我抱起來、安慰我、愛撫我;我還記得,到了晚上,我和哥哥總是以外婆為中心,一人一邊地躺在那張“衡陽造”的大竹床上,看著滿天的星斗,聽外婆講著牛郎織女的故事,然后慢慢地進入夢鄉……
         
              還有一些童年記憶,是外婆后來告訴我的。比如我剛出生時,因為母親忙于教學,無暇給我喂奶,都是外婆每天清晨,走很遠的路,去取羊奶回來喂我;因此,大人們常開玩笑說,“小平(我的小名)將來上學讀書,一定是個聽老師的話、學習成績好的乖孩子!”有趣的是,他們的這番話,在我日后的學生時代中,果然應驗了。
         
              還有一件事,也是外婆告訴我的。她說我小時候的性格很奇特,具有特別矛盾的雙重性:我既可以一個人很安靜地玩很長時間,從不給大人找麻煩,同時又有著非常充沛的精力,尤其是睡覺的時間比哥哥少很多!外婆說,在我兩三歲的時候,她曾根據父母的要求,把我送到附近的一個托兒所,目的是要我多學些東西,多與同齡的孩子打交道,以免養成不合群的毛病,但她卻總是放心不下,因而,會經常去托兒所附近轉轉,以減輕自己的焦慮。沒想到,有一天中午,她又去托兒所附近考察,這時,一切都安靜下來,只有知了在樹上有節奏地叫,顯然是孩子們和老師們都吃完午飯,睡午覺去了;但炎炎烈日下,她突然看見了一個小男孩兒,獨自坐在托兒所院子里的煤堆旁玩,玩得混身上下黑不溜秋的,卻沒有人管!她仔細一看,那孩子原來是我!她又氣又心疼,一步跨過托兒所的柵欄,把我抱回了家,從此再也不讓我去這個不負責任的托兒所了!

        我的少年記憶

         
              1964年2月的武漢,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冷的冬天。大雪封門,婦產科的喬大夫只能到我家里來接生,而我弟弟便隨著大雪飄然而至,因此取名為“雪來”。本來,這個詩意橫生的名字里,是包含了當時中國人擁有的那種國泰民安的浪漫心態的,但不料他生不逢時,兩歲時便趕上了“文革”,并因父母雙雙都是知識分子,在幼兒園受到虐待——一天,我提前去幼兒園接他,發現他的兩支小手被老師捆綁在椅子背上!我頓時淚流滿面,但只能啞巴吃黃連,因為抗爭會給父母制造新的麻煩,抱怨則是往他們的傷口上撒鹽!
         
              1967年7月,“文革”中的武漢陷入動亂,父母怕我們出事,就讓我和哥哥回衡陽老家,在江東區泉溪村小學教了一輩子算術的伯伯歐淑珍那里,度過了一個安全而難忘的暑假。
              記得火車一進湖南境內,接連從不同站臺上來的人便嘰里呱啦地說起“湘味”十足的湖南話來,我趕緊貼著座位的靠背,豎起耳朵傾聽,但卻一句也聽不懂!這不由地讓我反省,我在衡陽和武漢的家里,一直和外婆、爸爸、媽媽和哥哥說的衡陽話,可能已是變了“味”的南腔北調!但與此同時,我的砰然心跳與渴望之情也讓我明白,自己的確是個地道的衡陽人,不過,湖南的地域之遼闊,口音之多樣,使我聽不懂沿途老鄉們的話,也應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個暑假,我從伯伯那里接受了許多“大家子弟”必須接受的“家教”,比如在吃飯時,要用大拇指和二拇指夾住精美的小瓷碗,而不能用五個手指去摟住碗;又如咀嚼和吞咽食物時,不能發出任何聲音;再如大人夾菜之前,小孩子不能搶先動筷子;還有在睡覺時,不能屈體而臥,而要將整個身體伸直,以便能夠“睡有睡相”等等。記得,我當時對吃飯的這些規矩還能接受,甚至好奇,但對要直挺挺地睡覺卻不以為然,好像還喃喃自語地說,只有彎著身體睡覺才舒服。伯伯聽了我的話,大驚失色地說:“果嘛得了啰!你果小的年紀,就想要舒服,長大了,還能有多大的出息?”
         
              在伯伯學校逗留的那個暑假里,我和哥哥一直是沉浸在老師們的關愛,以及他們同齡孩子們的友情之中的,這一方面是因為伯伯一輩子都在那里教書,待人寬厚,德高望重;另一方面也因為,老師們都知道,我母親曾是衡陽市的拔尖語文老師,并經我伯伯介紹,與我父親成婚,然后調到武漢這個更高的平臺上去,過上了更好的日子……記得他們曾多次半信半疑地問我和哥哥,我們全家人是否真的每人都有兩件,甚至更多的“繩子衣”(衡陽話中的毛線衣)?可見當時的生活水平與今天相比,真是有著天壤之別!
         
              記得在該校的老師們中間,哥哥更受他們的寵愛,因為他小學五年級時,曾在該校寄讀過一年,而他標準的普通話和頗有文采的作文都曾在全校和江東區的比賽中獲得過一等獎!此外,哥哥的個頭大,喜歡抱打不平,經常為弱小同學撐腰的事跡,也是老師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還有一件事讓我至今難忘,甚至一想起來,就渾身發燙!那是一天的早上,伯伯學校的老師們為了招待我們小哥倆,故意從他們的辣椒壇子里,挑出了幾支“肯定不辣”的小辣椒,以便給我們下飯,沒想到,我確信不疑地大口吃進去后,立馬辣得淚流滿面,把他們嚇得夠嗆,連聲賠不是!或許讓今人不解的是,我在衡陽生活的這個暑假,最喜歡吃的不是雞鴨魚肉,而是餐館里清香撲鼻的“光頭粉”,那雪白的米粉、翠綠的蔥花、滑溜的口感,至今讓我難以忘懷!
         
              記得當時衡陽的街道并不寬,但家鄉人火紅的生活情趣卻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蛟S因為毛主席是湖南人的緣故,泉溪村小學附近的文具店和電影院都取名為“紅色”!我們小哥倆雖然和全國知識分子的子弟一樣,深受“文革”的沖擊,但依然確信自己是革命的接班人,因此,這種“紅色”情結讓我們對這種取名為“紅色”的公共場所也產生了強烈的好感!

        我的青年記憶

         
              1978年春,我有幸作為“七七級”中的幸運兒,考取了華中師范學院的外語系。伯伯那時已經退休,每月的退休金只有四十多元,生活、看病都要用錢。但為了祝賀我們歐家新生代中有了第一個大學生,更為了支持我的學業,她堅持每個月都給我寄5元的買書錢。直到兩年后,她的體質急劇衰弱,視力嚴重減退,生活不能自理,開始由叔伯嫂子英英照顧,才停了下來。今天說起5元錢來,80后和90后的孩子們可能會不以為然,但如果你們知道當時師范生一個月的伙食費才13元,一本書只要幾毛錢時,就會懂得這5元錢在當時的真正價值!更何況,這5元錢出自我伯伯微薄的退休金呢!這也是為什么,我一直對伯伯感恩戴德、念念不忘,把她看做是第二父母的原因!事實上,她在抗戰前,本來是有一個幸福美滿家庭的,但日本鬼子的飛機炸死了她的子女,沖散了她的丈夫,因此,她一直是把我們這些侄兒侄女當作自己的子女來疼愛的!
         
              1984年元旦后,我從北京坐火車去昆明參加“首屆云南舞蹈節”,特意在衡陽下車,去看望自抗戰以來一直寡居的伯伯,同她度過了難忘的幾天。記得這時的伯伯年事已高,身體日趨衰弱,青光眼日益嚴重,但依然興高采烈地多次下廚,為我掌勺炒菜,讓我再次飽嘗了她親手烹飪的、衡陽式“湘菜”的美味佳肴!本來,我曾打算在舞蹈節開幕前,順道去桂林游覽一兩天的,但伯伯“愛我沒商量”的親情讓我當然地放棄了這個計劃,一直在她那里呆到了最后一天!
         
              1986年春節,我與夫人寧玲旅行結婚,先在武漢看望了外婆、母親、哥哥、弟弟,然后在哥哥維平、嫂子忠輝、侄兒歐恒的陪同下繼續南下,再次回衡陽看望了我的老伯伯!她老人家的喜悅之情不言而喻!不過,我不曾想到的是,畢業之后,由于研究院的工作繁忙,加上我主要是研究外國舞蹈的,因而經常出國學習、考察和講學,回武漢和衡陽這兩個老家探親的機會大量減少,而這次回衡陽與她老人家的相聚,竟然成了最后一次!
         
              寫到這里,我耳邊不由地響起了那首思鄉的好歌——《?;丶铱纯础?,心里自然地產生了這個愿望,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為衡陽的父老鄉親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說,把我多次在央視《百家講壇》上做的《足尖上的藝術》、《足尖上的莎士比亞》等頗受好評的芭蕾講座,給你們講講……
         
        2014年6月8日于北京安翔里動靜齋

        訪談錄:讓每一次呼吸都有價值
        《新聞經緯》 郝羽 沈俊宇

         
              他說自己是一個導游,一個帶著觀眾欣賞芭蕾的導游。8年前,他首次在北京保利劇院舉辦名為“足尖上的夢―芭蕾欣賞入門”的講座,開始了芭蕾藝術普及之旅。迄今為止,他已作了150多場普及講座。
             他熱愛舞蹈,同時也到各地作講座,他說,講座可以讓他和大家一起分享芭蕾的魅力,同時也把舞蹈帶來的快樂與啟發傳播到每一個角落。
         
              10月11日下午,在“足尖上的夢--芭蕾舞欣賞入門”的講座結束后,本網記者有幸與中國藝術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外國舞蹈研究室主任歐建平老師進行了訪談,分享藝術人生背后的故事:
         
              新聞經緯:從01年開始舉辦“足尖上的夢―芭蕾欣賞入門”的講座,歐老師您覺得推廣的是理念還是實踐?
         
              歐建平老師(以下簡稱歐):鑒賞,見多識廣,就是看好東西。我不可能人人都去練功,但眼光是所有人都可以打開的。觀眾對于某些舞劇不理解,我覺得這很正常,大家太年輕,很多東西沒有經歷。藝術是一種預防針,在舞劇中反映的嫉妒、相互利用等負面的東西,是讓你提前經歷一些東西,避免自己再摔了別人的跤。
         
              新聞經緯:那您的意思是不是讓大家欣賞芭蕾的同時,提高我們的品德?
         
              歐:這個說的有點大,但實際上是這樣的。不管你選擇什么道路,人活著就是快樂,要把這種理念傳遞給大家。遇事回避是不行的,負面和消極的東西也逃避不了,但我愿意用很正面的、積極的東西引導自己。毛主席當年有句話叫“青年人應該把堅定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這句話讓我受益匪淺,盡管現在我們談藝術,不是談政治,但人生的大政治就是一生要有理想。遇到問題沒關系,但你得爬起來,不要放棄,接著往前走,我覺得這很重要。
         
              作為一名舞蹈研究員,歐建平出版中外舞蹈及美學領域中英文專著、譯著25部,部分更是填補學術空白之作。此外,他還在海內外大量權威報刊雜志、專業辭書上,用中英文發表舞蹈論文、評論和辭條千余篇/條;兩大類總計600余萬字。
         
              對于舞蹈,他一如既往的追求,他說:“我覺得生命太短暫了,以至于我必須不停地工作,總覺得我能做的也僅僅是這些了。”
              一切源于“熱愛”,他說,舞蹈能讓他找到“活著的感覺”,因為那不僅僅是“興趣”更是一種“狂熱”。
         
              新聞經緯:對于舞蹈,您曾經提到過“舞蹈能使您找到活著的感覺”,這句話您是怎么認為?
         
              歐:舞蹈能給人一種活生生的刺激,就像拿個針扎你一樣。每次看到好的舞者,都會心碎。其實,人最幸福的是活在一個感性的世界里,你對每一件事都是有感覺的。比別人品嘗了更多的人生的喜、怒、哀、樂,都有。
         
              新聞經緯:在談到藝術上的成就時,您提及到“狂熱”這個詞,對于“狂熱”,您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歐:其實狂熱也要從里面得到東西,如果僅僅是付出而沒有收獲的話,那就很難堅持下去了。我得到的東西是不能用錢能夠衡量的。雖然內心里有好多東西不見得說的清楚,但是那種樂是很多人體會不到的,那種沖動是很過癮的。
         
              新聞經緯:每個人在專業道路上都會遇到坎坷,那當老師您在遇到坎坷的時候是怎么一如既往地堅持那一份“狂熱”呢?
         
              歐:每一個人總會有低谷的時候,但關鍵在于你不要一直呆在低谷里,要迅速讓自己從黑洞中出來。對于我來說,同樣會遇到坎坷,但很快會過去,因為我沒有閑功夫都去瞎浪費時間,時間太寶貴了。其實終究也就是那么一句話:要有對自己的一份熱愛。我從小就有一個意識,每一分鐘不要浪費,要干點事情成了一個慣性了,生命不能浪費。
         
              他說,作了150多場講座,卻是首次踏上武漢理工大的大講堂。對于理工大的學子,他用來形容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YOU SURPRISE ME A LOT!”
         
              新聞經緯:首次踏上我們的理工大講堂,您覺得今天的講座與以往的講座有什么不同?
         
              歐:第一個就是你們“surprise me greatly a lot。”就是我在理工類大學已經做了六年(講座)了,在北京理工,每個學期都講。一個講座基本上到1/2或3/4以后氣氛才會起來。但這我一上來演講,你們就那么的熱情,把我給震了。就像我說的那樣,活著就需要激情,活著就要快樂,你呼吸每一次就要讓它有價值,不能讓它浪費了,那你就白活著了。
         
              新聞經緯:您一直致力于推廣芭蕾欣賞入門,同時也在推廣一種文化。那么對于高校自身文化建設,您認為途徑有哪些?
         
              歐:首先讓學生見多識廣,尤其對理、工科生、文理交織等院校都是非常重要的。當觀眾對舞劇里表現出來的爾虞我詐感到反感時,那么在他以后的人生中或許就會盡量去避免去做那些事。藝術是一個warm-up的過程,是人生的一個熱身。通過欣賞,讓身心做好準備,讓人有一種“摔倒了還要爬起來”的啟發。我覺得莫扎特的音樂,古典音樂,本質上都是向善的,都是向上的感覺,對人生是有啟發的。


        地址:湖南省衡陽市雁峰區湘江南路47號 電話:0734-3127198
        版權所有:衡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湘ICP備10027606號-1 技術支持:衡陽聯信網絡

        999久久久国产精品消防器材| 久久99精品国产麻豆婷婷| 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85麻豆| 天天综合天天做天天综合| 小寡妇好紧进去了好大看视频| 女人私密紧致水多| 强奷漂亮人妻系列老师| 欧美人与动性XXXXBBBB| 非洲人交乣女BBWBABES| 一个人免费观看视频WWW高清|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A片| 国产成人一区二区三区影院| 日本熟妇乱人伦A片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