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9lz1h">
    <pre id="9lz1h"><sub id="9lz1h"><form id="9lz1h"></form></sub></pre>

    <address id="9lz1h"><dl id="9lz1h"></dl></address>

    <dfn id="9lz1h"><rp id="9lz1h"><ins id="9lz1h"></ins></rp></dfn>

    <listing id="9lz1h"><video id="9lz1h"><th id="9lz1h"></th></video></listing>

    <pre id="9lz1h"></pre>

    <span id="9lz1h"><meter id="9lz1h"><rp id="9lz1h"></rp></meter></span>
    <big id="9lz1h"><th id="9lz1h"><progress id="9lz1h"></progress></th></big>

    <output id="9lz1h"></output> <pre id="9lz1h"></pre>

      <track id="9lz1h"></track>

        <dfn id="9lz1h"><progress id="9lz1h"><ol id="9lz1h"></ol></progress></dfn>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網站試運行

        衡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頁 > 雁鳴故里 >

        【雁鳴故里】王勇平專輯
        發布日期:2019-11-26 09:17 ? ? ? 瀏覽次數:? ? ? 來源:未知
                王勇平,詩人,作家,書法家。1955年生于湖南省衡陽市衡南縣,曾擔任廣鐵集團公司黨委宣傳部副部長、部長,羊城鐵路總公司黨委副書記,廣州鐵路公安局黨組書記,鐵道部政治部宣傳部部長、新聞發言人。出版《采風集》、《大地之子》等詩集和《秋山驛路》、《警壇余音》、《永恒的生命線》、《彼岸掠影》、《激情揚起的地方》等多部文學專著。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鐵路書法家協會主席?,F在波蘭華沙任鐵路合作組織中方代表。

         
        鄉音無改
        王勇平
         
              一場大雪把波蘭首都華沙遮蓋得嚴嚴實實,我坐在這座有著大半個世紀歷史的鐵路合作組織委員會辦公大樓里,望著窗外紛紛揚揚飄灑著的雪花,一股鄉愁油然而起。
         
              兩年前,我作為中方委員派駐到這個總部設在華沙的國際政府組織,并擔任鐵路合作組織委員會副主席,每天與歐洲各個國家的同事們聚在一起,用各種帶有明顯地域特色的口音進行復雜的外事交談,真是苦不堪言!心里異想天開,要是把總部設在中國衡陽就好了,我就如魚得水了。
         
              大胡子卡爾曼?紹莫季先生來到我的辦公室談工作,這位鐵路合作組織委員會的秘書,是個匈牙利人,他多次去過中國,很喜歡中國文化,也能說幾句漢語。據說西漢時期有一支匈奴人遷踄到了匈亞利,便一直在那里安營扎寨生兒育女了,至今還保持著祖傳的風俗。不知卡爾曼?紹莫季先生是不是他們的后裔。
         
              紹莫季先生見我辦公室正墻上新掛著一幅我的書法作品,便目露精光,與我興致勃勃地談起中國的詩詞來。他說他在中國曾聽過有一首詩,詩的意思是,有一位中國古代詩人,很早就離開家出去做官,年紀老了才回家鄉,這時家鄉的小孩們已經不認識他了,但他還保留著家鄉的口音。我告訴他,他說的這首詩應該是唐代詩人賀知章的《回鄉偶書》,這首詩是這樣寫的:“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紹莫季先生高興得手舞足蹈,連說“正是正是”,并問我的鄉音改沒改?我老老實實地回答,“鄉音無改,鄉音無改??!”
         
              我的老家在雁城衡陽,“衡陽雁去無留意。”從19歲起,我就離開家鄉,成為一只在外四處飄泊卻無時無刻不思鄉的“衡陽雁”。我先是西去湘西工作生活了好些年,再南下廣州工作生活了好些年,又北上北京工作生活了好些年,最后出國來到波蘭華沙工作生活了。走得離家鄉越來越遠,聽聞鄉音越來越少,但衡陽方言卻一直很自然地掛在我的嘴邊。
         
              開始在湘西,我是與三十多個衡陽年輕人被一趟火車集體拉去懷化鐵路分局工作的。那時年少不知愁,又在一個省內,想娘想爺了,開一張免票回家很是方便。即便開不到免票,就扒乘貨車回衡陽,我就有過兩次扒乘貨車的勇敢經歷。以至后來我當了廣州鐵路公安局黨組書記時,常常不講原則地要求屬下民警善待扒乘人員,還說些“不是走到那一步,哪個愿意吃這個苦”這樣冒原則的話。再加上又有一幫衡陽去的伢子妹子在一起用衡陽話“扯亂談”,那時倒也沒有蠻多思鄉的感覺。
         
             到廣州時,出省了。我在廣州鐵路局任職,住在東山區共和村,那條比較僻靜的街后面還有一條更加僻靜的小街。那時有一句很時髦的話,“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我們老家的鄉親們也跑到廣東尋找發財的機會來了,小街里租住的大都是來打工的衡陽人,一條街都流行著衡陽腔調,連小孩子吵架罵娘都是通過衡陽話來完成的。湘粵兩省是鄰省,但語言差異太大,這里就出現了一種獨特的語言氛圍和外來風情。閑暇時,我會踱步到這里來耍,與一回生二回熟的鄉親們用鄉語聊天,十分愜意。住在后街的老鄉們也會到前街來找我,他們在樓下扯著嗓門用鄉音大呼其名,我的名字便在半條街上韻律親切地飄揚起來,經久不息。這時,我就從六樓的家里將頭伸出窗外,也用鄉音大聲應答。妻子就笑罵,“一聽到衡陽話,魂都飄出去了”。
         
              我的一位老鄉負責清理街上的公用垃圾桶,按桶數計件付工錢。到了年底算賬,當地環保部門少算了他十多個垃圾桶的錢,他用半通不通的粵語與人家辯理,人家聽不懂,不理他。他便很委屈,拉上我替他去打官司,說“錢不是事,但不能這樣欺負人。”盛情難卻,只得聽命,何況我還認為錢絕對不是小事。我用擲地有聲的衡陽話質問那些人拖欠農民工工錢是什么性質的問題?他們居然二話不說,立即補發了十幾塊錢的欠款。我便很得意地對那位老鄉說:“還是衡陽話管用!”
         
              到了北京,我在鐵道部工作,兼做新聞發言人的差事。做發言人首先的條件是普通話要好,說出的話要讓別人聽得懂??墒?,我在發布新聞時,往往開始還說著較為純正的普通話,說著說著,鄉音就出來了,到后來干脆就說衡陽方言。聽不聽得懂是記者們的事,誰讓他們不學一點衡陽語系呢?
         
              有一回,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搞臺慶,將各部委的發言人都請了去聯歡,我也混跡在人群中。突然,臺上有位漂亮的女主持人朝我發問,“王勇平先生,作為發言人,您那湖南話不好懂啊”。我那時的反應還比較快,應聲而答,“誰說湖南話不好懂?公元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用湖南土話高呼一聲,‘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全世界不都聽懂了?”全場頓時爆發一陣熱烈的掌聲。
         
              記得我即將離開祖國赴任華沙之前,幾位衡陽鄉友特地趕來北京為我送行。一位鄉友還特地為我寫了一首詩,“面前擺著幾個普通的/可以不停碰撞的酒杯/而不是那一堆/很多人想碰又不敢隨便碰的麥克風/坐著的不是那些你每次都稱作記者朋友的記者/而是幾個你平常幾乎不稱朋友的朋友/家鄉的太陽近期非常炎熱/但還是比那些鎂光燈溫柔/說了八年發言人的話/是該說說家鄉話/說說個人的話了/高速運行的列車終究還要加速/而你高速運行了幾十年的身體終究還要減速/其實,你也該問問村口那株老樟樹是否茂盛/田里的雜交水稻干旱得是否還有收成/其實,那條2010年12月26日開通的鐵路/從你家門口高速經過/父老鄉親兩行熱烈的目光/至今沒眨一下眼睛/吃了幾十年的鐵路飯/應該是一張鐵嘴了/可是家鄉的辣椒還是把你辣成了一張人嘴/在那個不用漢字的國度/一定在自己的房間練練書法/因為,集體的話,不能想怎么說就怎么說/個人的字想怎么寫就怎么寫/如果沒有墨汁/家鄉的大雁帶給你/即使蘸著自己的血液/也不讓那支毛筆干枯。”直說得我鼻子發酸、眼眶發潮。于是帶著這首浸著濃濃鄉情的詩,我來的了波蘭華沙。
         
              到了華沙后,我的情緒一直起不來,因為這座城市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發現除我之外有另外一個常居的衡陽人,滿嘴的衡陽話無法向人表達,總不能在國際舞臺上操衡陽話橫沖直闖呀,心里便多少有點空落落。好在科技發達,可以通過QQ與萬里之外的老家親戚朋友窮聊。一次,妻子見我獨自在樂,嘴里還念念有詞,便問我在嘀咕些什么?我回答她,在欣賞衡陽話。
         
              原來是弟弟從微信中傳來一段衡陽方言:果甲奶幾冒要朽,安局一區起,居巴一歪起,一腦毛一吊起,背一踱起。又死懶好恰,哪里有耍有恰只莫得幾曉得,那啊走起是果滾。我看是幾瓣噠腦殼,要就得別個猛噠腦殼,幾冒得嗎搞手!
         
              妻聽得五里霧里,我笑著當翻譯:“這個伢子不行,眼珠眍著,嘴巴歪著,頭發吊著,背駝著,又好吃懶做,哪里有玩有吃,他知道了走得飛快。我看他是碰了腦袋,要么就是別人砸了他腦袋,他沒什么用處!”
         
              妻說:“哪有個這么不成器的衡陽伢子?”我樂了:“當然沒有!衡陽的姑娘美如湘江水,衡陽的小伙子壯如南岳山。”見我一臉的得意相,妻便說,“讓你早點回到你那衡陽人中去,把衡陽話說個夠。”這倒讓她說對了,我是想早點回到讓我情思夢繞的故鄉衡陽。等到自己倦鳥歸巢、告老還鄉時,如有兒童問我“客從何處來?”我會用霸硬的衡陽話回道:“我不是客人,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衡陽人??!”
              至于現在,我得給紹莫季先生寫一幅賀知章的《回鄉偶書》書法作品,以表彰他對中國文化的喜愛和對我鄉音無改的理解!
         
        2013年12月7日于波蘭華沙

        相關鏈接:原鐵道部發言人 做起“鐵路外交”
        來源:《法制晚報》

         
              上個月,原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的散文集《維斯瓦河畔》出版,這是兩年多來公開出版的第二本書。
              2011年10月,王勇平赴波蘭華沙鐵路合作組織擔任中方委員。除了原新聞發言人的身份之外,他還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鐵路書法家協會主席。
              近日,王勇平接受法制晚報記者獨家專訪時稱:“我可以很有底氣地對我的同胞說,中國高鐵在國際上是先進的,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中國的品牌。”
              唯一煩惱的是語言問題。他們的工作語是俄語,工作時和同事的溝通,主要是通過翻譯進行。赴任波蘭做起“鐵路外交”
         
              2011年10月,王勇平赴波蘭華沙鐵路合作組織擔任中方委員。鐵路合作組織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際政府間組織,擁有25個成員國,主要是促進亞歐國家鐵路運輸制度建立、法規完善、問題的協調等等。
              王勇平的同事多是來自其它國家的代表,彼此關系相處的融洽。他評價自己一面秉持著外交無小事的態度,保持原則性,另一面也很開放、紳士。“有時候我們會進行一些活動,比如去郊外玩;有時候誰有喜事,大家在過道里做點沙拉之類慶祝。”
         
              描述自己在華沙的生活、工作,王勇平形容為很充實。“工作很有規律性,每天工作七個半小時,一下班辦公室就關門,不允許加班加點,發休假補貼。工作遠遠沒有在國內時緊張忙碌,自己可支配的時間很多。”
              對于自己目前的生活狀態,王勇平這樣形容:愛好廣泛,生活充實,精神樂觀。除了寫詩、寫散文以外,書法、攝影、散步、旅游、看電視都是他業余生活中的重要內容。
              “唯一煩惱的是語言問題。他們的工作語是俄語,工作時和同事的溝通,主要是通過翻譯進行。”他說,生活中波蘭人講的是波蘭語,所以沒辦法和同事、當地人隨時自如地進行交流,“對我的工作,以及對社會的了解,都需要翻譯同事的幫助。”
         
              不過,王勇平學習了簡單的問候語和生活用語,但沒有進行系統學習。他笑著對記者說自己在語言學習上沒天賦,“我普通話都說不好,在遙遠的地方接受你采訪,很多語言都需要你猜。”
              在波蘭生活將近三年,在王勇平眼中,華沙的標簽有很多,二戰時期華沙成為反法西斯侵略的英勇之城,養育了肖邦、居里夫人的文化名城等等。但他更欣賞這里的寧靜。
         
              “這座城市沒有一般城市所有的那種浮躁,非常安靜。人們更愿意生活在一種清凈的、寬松的環境之中。”華沙的人民很友好,大部分的當地人見了我們這些中國人,都會微笑著跟我們打招呼:“見多不累。”(你好)他說自己很喜歡波蘭這個國家,然后他又補充說,我更愛我的中國,“華沙留給我的印象目前還大都是正能量的。”燃寫詩激情但害怕炒作
         
              維斯瓦河是波蘭的母親河,也是波蘭境內流域最廣的河流,王勇平給自己新出版的散文集起名為《維斯瓦河畔》。
              “我把這一時期在異國他鄉見聞到的凡人小事絮絮叨叨地說出來,文中涉及到的風土人情、人物故事大都發生在維斯瓦河畔。”王勇平說。
              2013年5月,王勇平還出版了一本詩集《在詩的王國里》,共60首詩。這些詩是他在2011年10月至2012年12月期間所著,那段時間他剛剛抵達華沙就職,新的環境,新的生活,導致了他寫詩的激情。
              “寫詩的原始想法是換一種心情,換一種生活感受。到了一個新的國度,許多現象都使我產生興趣,產生沖動,便想找一種傾吐的方式。波蘭是一個盛產詩人和詩的王國,在這里我受到感染,受到熏陶,便有了寫詩的激情。”王勇平說。
         
              王勇平酷愛詩歌、散文,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發表文學作品,主要都是詩歌和散文。迄今為止,他共出版了四部詩集、五部文集。作品主題各異,但主題都是弘揚追求真善美。
             王勇平說這些詩是他用自己的眼睛觀察和用自己的心書寫,有感而發。“沒想到能得到國內詩友和讀者的認可,我很感恩。”他說。這種認可和銷量沒直接關聯,更重要的是讀者對自己的肯定,這點讓他很欣慰,甚至有些感動。王勇平介紹這本詩集印刷了約3000余冊,都銷售出去了,很多讀者給他反饋評價很高。“畢竟我不是詩人,寫詩的水平也有限,但收獲了很多讀者寫的文章,都是正面評價。”
              對于這本新出的散文集,王勇平說自己并不太在意市場反響。“說實話,我既希望有更多的讀者來傾聽,但又害怕市場的炒作。”
              對于王勇平而言,這是一種矛盾的心理,出版成書自然希望有更多的讀者,能對自己的所見所聞產生共鳴。但往昔發生給王勇平留下的陰影并沒有完全褪去。“我確實有些害怕,在媒體上炒作,曾經有些炒作給我帶來不愉快。”
              真正的斗士無需擺弄姿勢/嚴酷的考驗在于直面低潮/只要每個細胞都硬如巖石/低頭也能氣吞云霄。
         
              不做發言人關注平凡的生命
         
              文藝創作來源于現實。王勇平此前的作品多和自己當時的工作、生活有關。他先后在廣鐵集團、鐵路公安局,以及原來的鐵道部政治部宣傳部就職,他的詩集《大地之子》是贊美人民警察的;文集《彼岸掠影》是寫中國政府部門發言人在美國的紀實。
         
              遠赴波蘭對王勇平而言有兩個轉變,首先是他離開鐵路宣傳工作,離開新聞發言人崗位,角色發生了變化;另外這也是他第一次離開祖國到異國他鄉工作。
         
              對于這前后時期,作品的變化,王勇平說,在國內所寫的東西很多都與自己的職業有關,宣傳味道重了些,豪言壯語多了些?,F在平靜下來,更多關注的是最普通的、最平凡的生命和細節,有時連一只貓、一條狗也會引起我細細地觀察,從中感悟出某些哲理來。
         
              王勇平認為,國外的生活也確實給了自己許多感悟和沖擊,比如詩《低下高貴的頭》,就是看了華沙這座城市坐落著許多人物雕塑,他們大多保持低垂著頭的姿勢,這與中國的城市雕塑人物往往挺胸昂首、仰天長嘯大不一樣,所以我感受到“真正的斗士無需擺弄姿勢/嚴酷的考驗在于直面低潮/只要每個細胞都硬如巖石/低頭也能氣吞云霄”。
         
              對于網絡浪潮沖擊的時代,他還埋頭于寫詩、出版是不是有點過時,王勇平有自己的觀點。
              他說,網絡是現代科學技術發展對人類最有影響的成果之一,現代人已無法離開網絡。
         
              “我在波蘭這些年就是依靠網絡獲取信息、聯絡感情、搜尋資料、傳遞情況和欣賞文藝的,幾乎每天都不能離開網絡,假如沒有網絡,我會感到特別封閉和孤獨。當然,也會有人利用網絡干一些不好的事,那是人的問題,網絡僅僅是一種工具。”
         
              至于所寫的詩集、散文集,在這個不讀書的時期能不能賺到錢?王勇平說,“第一,不要籠統地說現在是不讀書的社會,我認為有好書還是會有人讀的;第二,我寫的書不是暢銷書,寫的又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和事,讀者群是有限的;第三,我寫書不是以賺錢為目的的,雁過留聲而已。”
         
              對于今后,王勇平說自己沒有具體的創作計劃,或許會寫寫波蘭人民,通過認識的一個個具體的波蘭人反映出整個波蘭民族的性格和智慧。如果有條件的話,也不排除對過去在國內所經歷的人生進行回顧和梳理。
              中國高鐵要真正走向世界,路還長,要做的事還多,關鍵是要堅定信心,重在落實,絕不折騰,珍惜和愛護這一份來之不易的國家財富。
         
              高鐵走出去關鍵是不折騰
         
              除了文學,王勇平還很喜歡書法,至今還保持著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和中國鐵路書法家協會主席的身份。“我對書法藝術的追求非常執著”是他對自己對書法熱愛的描述,“在書法實踐中,我尤喜行草,覺得行草最能表現自己的思想和情緒。”
         
              在波蘭,王勇平的書法不再僅僅是愛好,還成為了額外的“外交活動”。“很多當地人希望我能為他們寫幅字,我都會答應滿足他們的需要。對于我而言,也是件開心的事情。”波蘭華人咨詢網專門為王勇平設置了一個書法專欄。同時,他還義務指導波蘭青年學中國書法。有一個年輕波蘭人對中國書法特別有興趣,他住的地方離華沙有兩三個小時火車的路程,每到周末都要到波蘭來求教王勇平。
         
              他說,自己也關注到中國高鐵正在實施“走出去”戰略,特別是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在多個重要外交場合宣傳、推介中國高鐵,擴大了中國鐵路的國際影響力,令人振奮。
         
              “我也實地考察過歐洲諸多國家鐵路的歷史沿革和現實狀況,我可以很有底氣地對我的同胞說,中國高鐵在國際上是先進的,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中國的品牌。但是,我們也要清醒地看到,中國高鐵要真正走向世界,路還長,要做的事還多,關鍵是要堅定信心,重在落實,絕不折騰,珍惜和愛護這一份來之不易的國家財富。”


        地址:湖南省衡陽市雁峰區湘江南路47號 電話:0734-3127198
        版權所有:衡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湘ICP備10027606號-1 技術支持:衡陽聯信網絡

        无码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漫画| 羞羞漫画_成人漫画_成人专用| JY灌溉系统NPC|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一区二区三区| 我被继夫添我阳道舒服免费视频| 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京东传媒| 97久久久国产精品消防器材| 国产乱人伦偷精品视频A人人澡| 一个人的在线观看WWW| 小寡妇好紧进去了好大看视频| 少妇粉嫩小泬喷水视频| 久久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高清| 出差我被公高潮A片久久|